幼儿|小学|中学生教育资讯|快乐读书感悟生活

家长不要为孩子的成长过分焦虑

admin 40

你会时不时检查一下孩子正在读的书吗?


你认为父母有必要当孩子的阅读检察官吗?


童书出版泰斗白冰认为:家长需要为孩子读的书把关,但不需要为孩子的成长过分焦虑!




关于“排雷教”的争论一向激烈。


有一派认为父母必须把关,因为“很多出版物‘有毒’,或是粗制滥造,立意不高,或是有不健康的性关系、‘美化自杀’等桥段,孩子看了轻则学坏,重则发生危险。”


也有派别认为“给孩子完美的图书,无异于把他们推进‘真空’的成长环境,不利于其精神成长。”


中国童书出版界的泰斗白冰则斩钉截铁地说:父母需要为孩子读的书把关,但不需要为孩子的成长过分焦虑!



一、童书要不要排雷

早在五四时期就有定论


儿童文学既要有童心童趣,也要直面现实,这个问题五四时期就已经解决了。


五四时期是中国儿童文学真正诞生的时期。就“给孩子看什么书”的问题,鲁迅、周作人、郑振铎等作家、学者就有过讨论。


上世纪20年代初,郑振铎创办《儿童世界》。叶圣陶曾经多次为该刊供稿,并最终集结成中国第一部原创童话集——《稻草人》。


▲ 1923年问世的初版《稻草人》封面。


鲁迅曾撰文称:“《稻草人》是给中国的童话开了一条自己创作的路的。”


然而,1922年叶圣陶曾写信向主编郑振铎诉说自己的困惑:“今又呈一童话,不识嫌其太不近于‘童’否?”(我又写了一篇童话,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嫌弃写得不适合给儿童看?)


郑振铎日后在《稻草人》的序中郑重作答:“(说)实在的,在成人的灰色云雾里,想重现儿童的天真,写儿童的超越一切的心理,似乎是不可能的企图。”

 


二、郑振铎:把成人的悲哀显示给儿童

可以说是应该的


郑振铎在序中还写道——


有许多人恐怕要疑惑,像《瞎子和聋子》及《稻草人》《画眉鸟》等篇,带着极深挚的成人的悲哀与极凄切的失望的呼声的,给儿童看了要否引起什么障碍?


幼稚的、和平纯洁的心里应否即掷以人世间的扰乱与丑恶之石子?


这个问题,以前也曾有许多人讨论过。


我想,这个疑惑似未免太过于重视儿童了。


把成人的悲哀,显示给儿童,可以说是应该的。


他们需要知道人间社会的现状,正如需要知道地理和博物的知识一样,我们不必,也不能有意的(地)去防阻他。

▲ 1923年郑振铎在《稻草人》序中由衷地赞叹道:“圣陶在艺术上,我们实可以公认他是现在中国二三最成功者当中的一个。”



三、给童书“排雷”早就过时了!


看郑振铎这段写于100年前的文字,我们不禁感慨信奉排雷的当代父母,当真是开上了历史的倒车。


如果为了避免外界的黑暗蒙上儿童那颗小小的、无瑕的心,就让他们一直生长在天真的王国中,任由其对社会的阴暗面一无所知,那他们将如何应对现实世界的打击和冲撞呢?

 

那为什么那么多父母,包括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知父母,依然紧紧抱着老古董的观念,不放心孩子自己选书、看书呢?

 

这个问题的本质其实不在于书,而在于父母的儿童观。换句话说,这取决于父母如何看待孩子,想让他们成为什么样的人?



四、传统的儿童观


29年前,白冰先生在读研究生的时候,硕士论文写的就是《中国儿童观及其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影响》。


论文里面讲到三种儿童观影响了中国儿童文学的长期发展,是哪三种呢?


首先是以长者为本位的传统儿童观。这种儿童观不承认儿童有独立的人格和生存价值,认为儿童只是成人的附属,家里的财产,作用是延续香火。


这种观点的核心是“我说什么你听什么”,和古人讲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脉相承。



五、封闭的儿童观


这种儿童观是以儿童为本位的,承认儿童有独立的人格和生存价值,尊重儿童独特的心智特征,但是它认为儿童世界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就是童心、童趣、欢乐、游戏……


“别的?孩子你都不要介入!”


稍微有一点点社会的、真实层面的东西就不让孩子知道,让他们充分享受“快乐”的童年。


窃以为很多“排雷教”秉承的都是这种封闭的儿童观。


它切断了历史的线和儿童生命的发展,看不到儿童是人类生命的一种延续。



六、开放的儿童观


这种儿童观既承认儿童有独立的人格,有独立的生存价值,有独特的心智结构,同时又能在儿童发展的线性结构中把握儿童。


它承认儿童现在的状态,也承认儿童和社会,和现实生活,和未来的联系。


正如鲁迅先生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写道——


他们以为父对于子,有绝对的权力和威严;若是老子说话,当然无所不可,儿子有话,却在未说之前早已错了。


但祖父子孙,本来各各(各个)都只是生命的桥梁的一级,决不是固定不易的。


现在的子,便是将来的父,也便是将来的祖。


我知道我辈和读者,若不是现任之父,也一定是候补之父,而且也都有做祖宗的希望,所差只在一个时间。



七、孩子不是你的再版前言


很多家长会问,“我家孩子马上就上小学了,或是已经进入青春期了,我们要不要给他们的书把把关?”


不管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何,首先这是一个充满了焦虑和不安的问题。


家长应该把心放平一点。


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位作家写过一篇文章,内容黄集伟老师不记得了,但是主要思想都体现在文章的标题里——孩子不是你的再版前言。


什么意思呢?


我们的孩子其实不会按照你规定的方式生长。



八、家长要把看什么书的权力还给孩子


家长要放手让孩子自己承担“看完一本烂书深感浪费时间”的懊丧,和“挑到一本好书看得废寝忘食的狂喜”。


孩子只有在这种自发的、真实的阅读体验中,才能逐渐甄别什么是好书,什么是不好的书。


更何况,就算孩子看到了一些不好的书,它的危害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一个孩子是不大可能因为看了几本书就学坏或是发生危险的。


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要从家庭、学校中找原因,从孩子的成长系统中找原因,而不是简单地怪罪他们看的书。



九、孩子不是生活在真空里


我们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孩子也不例外。


生活当中有光明也有黑暗,有温暖也有寒冷。


如果孩子看过的书中永远是甜蜜、温暖、光明的——


那他一旦走出家门,在学校遇到霸凌怎么办?

如果他们独自走在路上,遇到抢劫、色狼,怎么办?

他们考上大学之后,就会一切顺利了吗?

他们还会失恋吗?

当他们走向工作岗位,如果这个工作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该怎么办?

如果工作已经很努力了,他们的同事、老板还是不理解自己,怎么办?


这些让很多家长皱眉头的问题,就算你把它们从孩子的书中排除了,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我们的生活当中,每天都在自然而然地发生这些讨厌、可怕的事情。


所以,家长需要对儿童有一定的引导,但不需要过分的焦虑,家长需要将现实告诉他们,让他们拥有抵御真实生活中龌龊、肮脏的能力,在真实的社会中获得生长生存的能力。



十、要从小打好防疫针


孩子在我们身边时,我们自然要全力呵护他们,但他们终将走向属于自己的生活。


如何培养他们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拥有生存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现在之所以出现很多孩子逆商很低,抗压能力很低,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出在他们看过的书,他们接受的教育。


他们误以为生活到处都是甜美、甜蜜的,以为自己的一生都要活在爱的拥抱当中,那他们怎么能应对真正的生活呢?


他们的生命经历里,从没认真想过那些阴暗的B面——


面对霸凌如何自我保护?

如何看待热搜上一次次的未成年人自杀死亡问题?


家长一定要从小就给孩子打好防疫针。


让他们知道,正如白冰先生所说的:

世界上不光有卡拉OK的歌声,天鹅羽毛的温暖,还应该有小河流水,大江大海的波浪,他有责任锤炼自己抵御黑暗、寒冷的生存能力。



十一、孩子可以在书中经受磨练


然而,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需要我们每个人都去经历一次才能体会。


白冰先生直言:“我们每个人不可能去死亡一次再学会面对死亡,但却可以在书的世界中经历无数次死亡。”


我们犯不着每天给自己寻找挫折和苦难,却可以在书中感受一千种、一万次人生磨练。


这种经历、苦难能让我们的孩子变得坚强,让他们拥有逆境中生存的勇气,这些跳进书中汲取的能量,能让孩子一夜之间长大。


焦虑、恐惧源于不了解,不确定。


孩子通过阅读,能笃定地知道他们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人生难题,生活难题。


他们能跟着书中人一起在不同的情境下遭遇不同的挫折和挑战。


他们能清楚地看到选择不同的道路,将走向不同的终点。


这些都是图书作为文化传递的载体,人类生存智慧的传递,能带给我们的孩子最好的精神营养。


如果有更多的孩子能通过阅读在少年时就拥有强大的抗压能力和生存智慧,也许就能少一些纵身从25楼跳下去的人间悲剧了。


 

十二、执意做检察官的父母

源于落后的儿童观


我们如何为孩子选书,当然涉及出版社、作家甚至印厂。


你可以带着孩子实践,也可以参考靠谱的选书指南(接力总编白冰集三十五年功力,送给全中国父母的万里挑一的【选书宝典】)


只要是正规的出版物,作家一定会为读者负责,他一定过滤掉了那些不合适的内容和想法,而正规的出版社,都有成熟的“三审三校“制度,会为每一本出版物严格把关,在这个方面家长可以放心。


同时一些非法机构通过非法手段将图书送进校园和流入书摊,这是家长需要警惕和小心的。


然而,不管是不是正规的出版物,家长都以“检察官”的身份出现,归根结底在于家长的内心深处究竟信奉何种儿童观。


是传统的、封闭的还是开放的儿童观?

你打算怎么对待孩子?

在你眼里,孩子是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你认为孩子的一生,要怎么做才能成为完整的他自己?


要从根本上捋顺孩子的阅读问题,不光是作家、画家、出版人要树立正确的儿童观,关键还在于每位可爱的家长,在于你们的真实想法。

 


十三、做孩子的共鸣者

共读一本书


如果家长能心甘情愿地扯下检察官的长袍,那他是有机会在书中和孩子建立起共鸣的。


家庭阅读或是亲子共读,它的意义其实不在于读了哪些书,最起码不只在于读了哪些书。


这是两代人之间、夫妻之间、兄弟姐妹之间,建立沟通,培养亲情的一种有效方式。


父母和孩子都看过一本书之后,很自然地就会开始交流,比如这本书中的人物你怎么看,里面的故事情节,哪些地方最打动你,有哪些地方让你觉得很沉重、遗憾等等。


这种深层次的交流,不像是平时聊的吃喝拉撒,是亲子双方心灵的沟通,能促进彼此的理解,进而产生共鸣。


这种亲子共读时光,不仅仅是给孩子传授知识,让他们学会一些东西,这种温情的陪伴和交流会在孩子一生当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那些读书时的感受,会在某个瞬间从你内心深处流淌出来,就像歌声一样,你和孩子相视一笑,你就知道你们的心是交织在一起的,都融在了属于你们的歌声里。


当一个人行将老去的时候,可能还会想起妈妈、爸爸拉着他们的手,或是把他们抱在怀里,读儿歌、讲图画书的温暖画面。


白冰老师已经快70岁了,至今还记得和父亲两个人看柯南道尔的书,凑在一起猜到底谁是凶手。


父亲已经去世好多年了,那些一起看书、聊书的画面,他至今还历历在目。


透过阅读经常交流的家庭,它的氛围会非常不一样。


不光有书香,更会充满温暖、幸福和乐趣。


父母不是孩子阅读路上的检察官,而应该做一个引领者,一个乐于交流的共同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