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小学|中学生教育资讯|快乐读书感悟生活

浅谈教育焦虑的来源

admin 6
非高等教育领域的焦虑,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比如一个四线小城,2020年常住人口达到490万,没什么像样的工业,但是2019年的培训机构收入达50多亿。中小学培训业务的火爆,实际是普遍存在的家长的恐慌。

以某几个知名培训机构为例,小学生补习语数英的大班课程周五晚上,周六、周日从早上八点 到晚上九点全排满。初中生全科课程(语数英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政治体育)从周五晚上到周日晚上为止,均已排满。
补习功课,按常理是查漏补缺,一般成绩不好的人需要补课。可现在补课的情形不再是这样,是全体学生都参加补课,只是成绩好的上提高班,成绩差的上基础班。以全市最有名的那所初中为例,初一期末考试总分720分,年级第一名的总分是713分,说明他不少科目是满分的。这样的学生已经是优秀得不得了,可是他的周末也在补习语文数学英语物理等功课。邻居小朋友班上没有一个同学不参加课外补习班的,班上第一名期末考七百零几分,各种补习班都上。邻居先前给小朋友报了数学和英语,因体育60分他只能考四十来分,班上体育考58分的人都报了两个体育补习班,于是邻居赶紧给他报了一个体育补习班 。初二刚学物理,邻居看孩子学习能力还不错,本打算不上补习班的,哪知班上学习好的同学在暑假提前在补习班已经学了,而且一直在补习班学习。两次单元测试下来,一百分的试卷他都只考80多分,平时排在前面的同学都是九十多分,邻居紧张得只好又给他报了一个物理补习班。

小学生的家长为何也逼着小孩上补习班呢?小升初虽然已经采取了按户口、住地、房产证三统一的原则分学校,而且按电脑分班,但是因各初中发展不平衡,名校仍是家长追逐的对象。名校执行小升初的标准并没有一刀切卡死,除了少量强硬的关系可以进入名校,那些特别优秀,小学参加奥数竞赛获得金、银牌的人可以走特殊通道进入名校,还有一部分是各校暗中组织考试,按成绩录取一部分人。特别优秀的学生,各校都争抢。于是家长就逼着孩子上补习班,希望他们能够以成绩跨过学区限制。

初升高拼的是成绩,名校重点班录取人数越来越少,加之中考政策不断调整,普高录取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剩下的只能读职高。而且一直在传未来体育分值继续提高,自然就有家长为了体育尽可能少丢分而选择报补习班。

儿童每天上学一大堆作业,一个学期不少科目要买十几种教辅资料,孩子回到家就趴桌上写呀写的,晚上十一二点睡觉是常事。调查发现高一的学生只要是爱学习认真完成老师布置作业的,基本是凌晨一二点钟睡觉,早上六点来钟就得起床,睡眠严重不足,大脑反应也迟钝了,眼睛也越来越近视。连周末都没时间放松一下,读书的艰辛比下井挖矿都要艰难。

孩子长期在繁重的功课,没完没了的作业,考不完的试的挤压下,家长、学校、学生自身的心理期许与考试成绩出现距离时,焦虑随着而生。久而久之,学生甚至家长各种心理疾病也随之而生。跟踪调查发现,各校有抑郁症的学生近年呈大幅上升趋势。一个班三五个抑郁患者是常态。而且特别是新冠疫情以来,自我了结的学生比以往多很多。最近某地一中学在对学生身心健康检查摸底中发现,三千来名学生中,竟有一百多人是中度抑郁患者。
教育的焦虑不只是家长和学生,学校和教师同样焦虑。每年中考、高考,省级之间,地市之间,校与校之间要进行排名比较。社会对学校的评价就是看升学率和高分率。于是,地方政府抓主管单位,主管单位抓学校,学校抓老师,老师抓学生,层层挤压,压力重重,最底层的是学生,不被逼出毛病也挤压得差不多。

考个好大学,出来考个公务员,仍是当今职业的首选。新冠疫情爆发后,很多企业倒闭,失业加剧,只有行政事业单位还是旱涝保收。自然激起家长期望孩子好好读书,挤入行政事业单位的斗志。

有无破解教育焦虑的良策呢?其实是有的。我们的教育设置是小学、中学辛苦到残害健康的程度,该玩的时候没时间玩,该养成好习惯的时候在拼命做题;大学轻松得人都要被废了,打游戏,睡大觉,谈恋爱,游手好闲成了常态。从认知角度来说,小学应该是无忧无虑,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激发学习探索的兴趣;中学是学会解决问题的方法;大学才是真正潜心研究,做学问的阶段。如果 中小学可以按片区就近入学,也可以花钱择校,进大学采取宽进严出,高中学校只管到学生的学业水平毕业,对于高考,由学生向各大学申请,大学采取面试、笔试的方式,选取自己看中的学生。无论是家长、学生,还是学校和老师,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焦虑。

天天比考试成绩,逼病逼死的不止是学生,还有家长和老师。疫情期间上网课,有的孩子不能好好在网上学习,有的家长气得自杀的不是个例。而老师为了比成绩,同事之间明争暗斗,甚至弄虚作假的,什么丑陋的情形都出现了。有的同学科的老师,本来关系相处融洽,因着每个月的月考同行教的班平均分高于自己所教的班级,就流言中伤考高分数的老师是电脑阅卷上做了手脚,抬高了自己班的分数,打压了他班的分数。尽管电脑盲改基本不可能做手脚,但为了点成绩,老师之间毫无斯文可言,可以像泼妇骂街般争吵,同行真正成了冤家。

教育的焦虑和矛盾,学生的身心疾病问题,其实很多都是人为造成的。走在中小学校园,没啥文化的学生戴眼镜的却特别多。学生身心受到摧残,书包越背越重,教辅书越来越多,小病夫也越来越多,大家都清楚的问题,却没有真的触动和根本的变革,越革越要命,真是悲哀!

很多小时活泼可爱的孩子,一到小学高段和进入初中就性格变得暴躁,不愿和父母交流,其实是孩子对大人,对现实失去信赖的抵抗。回顾以前,至少读小学和初中是有时间玩的,是能感受到一点快乐的。现在真的是繁重得变本加厉,无以复加了。